镇坪的秋天,惊艳了我的眼!

每一条山系,都有着独特的个性,对于久居关中的人来说,对山脉的所有感知都几乎源于秦岭,每到秋天,绿叶变红,每一处相对密集的红叶构成了秦岭山中秋之美景,韶华易逝,由于生命的短暂,吸引着众多游人前在十月份乌泱乌泱地组团前去欣赏。

而越过秦岭继续往南,进入大巴山,所见到的却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这篇文中的照片均拍摄于镇坪县境内。关于镇坪这个陕南水城,锣哥哥夏天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陕西最南端的世外水城——镇坪

秋风扫落叶,到了这个季节,大巴山的叶子也不再青绿,而和秦岭不同,大巴山很少能看到纯粹的红叶,举目所向,红的、绿的、黄的、粉的、蓝的,各种颜色都有,仿佛上帝一个哆嗦,打翻了调色盘。

由于前段时间连续下了20天的雨,当地人告诉我们,大巴山的彩叶颜色远没有往年丰富,即使这样,也已经足够让我们惊艳了。

金黄色的秋天,不止存在于童话和影视剧中,在镇坪也一样随处可见。

尤其是在镇坪唯一的一个4A级景区——飞渡峡景区里,景色更是让人误以为到了世外之境。

关于飞渡峡的夏天,请看这里:大巴山里的邂逅,缓缓流淌的时光

山路十八弯,每一个弯后面,都藏着一处惊喜,一路前行,以为眼前就是最美的景色,可再转一个弯,总是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你。

去的时候,天公作美,阳光洒下,颜色的层次变得异常分明。

飞渡峡的生态保留得近乎原始,一路小溪瀑布,各种珍稀植物随处可见,苔藓在这里都能长到好几公分长。

同行的大哥“嘎”一脚刹车停下,在一车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的情况下,他摇下车窗惊呼:“卧槽!这苔藓都成精了!”

洒满屋顶的落叶,暖阳,蓝天,白云,绿水。

煮一壶茶,慵懒地坐一个下午,说不定还能碰到这里的三只猫,可惜每次都时间匆忙,无暇享受着静谧的时光。

镇坪位于陕西、重庆、湖北三省交界,是中国自然版图之心,鸡鸣一声闻三省说的就是这里。

其实,我们并没有去巫溪(笑~

从鸡心岭步行而上,这里有一个三省的界碑,到了这里,就可以体验一下一脚跨三省的气势了,沿途有个亭子,上书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锣哥哥却不知用处。

界碑所在地,有一片人工种植的小树林,与野生的林木相映成趣。

高耸的界碑分为三面,分别刻有陕西、重庆、湖北,对应三省的方向。

沿途拍了很多花花草草,还有这朵不知名的菌类。

虽然已是深秋,小野花却不为季节所动,依旧灿烂绽放。

没有看见蜜蜂,难得地碰见了一只蝴蝶,拿相机拍摄的时候它也没飞走。

红色的叶子,是季节的使者。

站于山巅,依旧天高云淡。

天,蓝的令人窒息。

山间架设的高压线,大约是人类在此留下的唯一踪迹了。

山谷里的居民,与世无争。

和城口接壤的黄安坝,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色。

这里的海拔超过2200米,是巴山地区面积最大的一处高山草甸,我们一行驱车穿梭在蜿蜒的山路上,都以为是到了甘南。

枯草、枯树,待春风吹来,又会绿了整个世界。

偶遇到了一只无人看管的羊群,正在无忧无虑地吃草,却被我们的车所惊扰。

并不是刻意打扰,这里只有一条小道,车没法调头,于是迫不得已,一路赶着羊群,以低于2公里的时速,前行了好远。

终于到了一个拐弯的地方,路稍微宽了一些,我们便调头后原路返回,临走时这只小羊还盯着我们看了好久。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就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

山里的天气是善变的,刚才还阳光万里,突然间云压苍穹,一股风吹来,冷飕飕的,果然是到了秋季。

下山之后,暖阳依旧。

这里的蜘蛛各个都是大长腿。

其实,这一趟拍了好几百张照片,没办法全部po出来,水彩般的秋天,在这里还可以持续半个多月,想出门的朋友不妨去看看。

 

 

Author: 锣哥哥

锣,金属质地,敲之则咚咚七七呛呛作响,状如红太狼随身携带的平底锅,大者声扬,小者声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