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一个孤独的人

Categories movie

晚上,我在电影院看了一场动态油画展。

真人、油画、动画,这些元素组合到一起被搬上荧屏,似乎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这一次,是因为那个叫做梵高的人。

我不敢去评判,因为那是梵高,只要一开口,不管观点如何,诉诸文字的都会是自己的无知与可笑。

所以只能以感性的角度剖析一下自己的内心,仅此而已,要用理性和逻辑去谈艺术,那会是一场致命的灾难,况且,我对艺术本就一无所知。

差不多已经播到一半的时候,进来两个迟到的小姑娘,坐下看了不到10分钟,便又离开了,从我旁边路过的时候听到他们小声说看不懂,嗯,看不懂是正常的,我也没有看懂。

这部影片,不是用来懂的,在一个多小时内,会被一帧帧奇异的油画带入一个和自己所处现实完全剥离的世界,无需思考,把脑袋交给眼睛,是一段非常奇妙的旅程。

影片中的故事用陈述的口吻婉婉道来,几乎感觉不到导演和编剧的立场,窃以为台词也是可以省略的。

看的过程中,我不小心睡着了,恍恍惚惚中和邮差儿子的梦好像重叠到了一起,记忆中的某些片断,到底是梦见的,还是实际影片里面出现的,现在想来,已经傻傻分不清楚了。

在电影院睡着,我这是头一遭。

The White Orchard

Arles, April 1888 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

oil on canvas, 60 cm x 81 cm

Credits (obliged to stat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图片来源:vangoghmuseum.nl

成就越高的艺术家,对世界的感知越敏锐,细微至极远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和想象的,当然,我也想象不出来,只是觉得那颗纯粹的灵魂如婴儿般纯净,让人忍不住想去抱紧,却又不敢实际触碰,怕一个不小心,留下无法弥补的破坏或者庸俗不堪的指纹。

艺术的道路上,孤独是永恒的,曲越高,和愈寡,梵高注定没法在人世间碰到那个不存在的知己,在孤独面前,生命之轻,飘忽到无需刻意安放,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梵高的死因是什么?猜测与考证只是活着的愚蠢人类们一厢情愿罢了。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作为一个普通人去谈论或者评判梵高,流露出的是在鲁班门前玩积木的可爱。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眼前的画面并没有太过复杂的变化或者第一视角的镜头出现,我依然会感到整个人有些晕,这种晕,不是那种看 3D 或者 VR 镜头带来的晕,就和喝了影片中的葡萄酒一样,会有一种亦真亦幻的代入感,对眼前的一切无法评判,现实的纷扰可能抵不上梦一场,梦里的虚幻,谁又能说不是真实的呢?

梵高,似乎不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我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又发现有哪里不对,我们在叹息天妒英才的的时候,已经不小心输给了自己的逻辑与浅薄。在梵高眼里,可能人类还不如一只脏兮兮的乌鸦可爱吧?当然,这只是一种不会有答案的可能。

Self-Portrait as a Painter

Paris, December 1887 – February 1888 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

oil on canvas, 65.1 cm x 50 cm

Credits (obliged to stat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图片来源:vangoghmuseum.nl

当生命都不重要的时候,什么才是重要的?

看完影片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惜,很难找到答案,或许答案就是思考和寻找本身吧。


头图:Wheatfield with Crows

Auvers-sur-Oise, July 1890 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

oil on canvas, 50.5 cm x 103 cm

Credits (obliged to stat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来源:vangoghmuseum.nl

锣,金属质地,敲之则咚咚七七呛呛作响,状如红太狼随身携带的平底锅,大者声扬,小者声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