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近日读罢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温暖至极,忍不住写下这篇文字。

僻静的街道旁有一家杂货店,只要写下烦恼投进卷帘门的投信口,第二天就会在店后的牛奶箱里得到回答。

解忧杂货店,这里不仅销售杂货,还能提供烦恼咨询,无论你挣扎犹豫,无论你烦恼痛苦,欢迎来信。

Continue Reading "何以解忧,唯有感恩"

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中有很大篇幅在说“藏书”,还没读完,心里已经如同钻进一群打架的蚂蚁般发痒,想拥有自己一间书屋的想法来的突然而又亲切,我知道这不是一时兴起,书的力量,深邃、亘远,又丝毫不会显山露水,这股召唤就如同黑暗的荒野对狼群的吸引一样,无声处,惊雷四起。

Continue Reading "书,无处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