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不清的尸体, 堆满了整条街道; 我与路灯一起, 听见了生命陨落前的哀嚎; 血肉模糊的视线外, 传来了另一种碳基生物的诵祷: “雨伞十块!十块!”

题记:近日读罢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温暖至极,忍不住写下这篇文字。

僻静的街道旁有一家杂货店,只要写下烦恼投进卷帘门的投信口,第二天就会在店后的牛奶箱里得到回答。

解忧杂货店,这里不仅销售杂货,还能提供烦恼咨询,无论你挣扎犹豫,无论你烦恼痛苦,欢迎来信。

Continue Reading "何以解忧,唯有感恩"

6月初去的鼓浪屿,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却已经7月底了,此刻,我坐在天津意大利风情街区的星巴克,等着晚上飞往丽江的飞机,如果不是路过这里,想必这篇文章还不知道要拖延到什么时候,此地和鼓浪屿一样,都曾经是外国的租界,这个共同点,唤起了我补作业的欲望,不同之处在于鼓浪屿是公共租界,是中国在清末到民国时期的2个公共租界之一,另一个是上海公共租界(来源:维基百科)。

Continue Reading "锣哥哥的小爪印——鼓浪屿"

西安,是一座美食之城,是吃货们的朝圣之地,众多朝代交替更迭的刀光剑影下,每一只盘子盛的都是江湖上的豪情,每一只碗里装的都是战场上的风尘。

西安的饮食口味以麻、辣、酸、咸著称,不管是哪种味道,都直接而纯粹,丝毫不拐弯抹角,口味重,分量大,纵是北方骁勇的七尺食客,在尘土飞扬间也容不下太多的思忖与哀婉,如果你看过兵马俑,不妨脑补一下这支远古军队吃饭时的画面,此时彼景,泥土坑中的勇士们定会一个个都生动了起来。

Continue Reading "西安人以面食为天"

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中有很大篇幅在说“藏书”,还没读完,心里已经如同钻进一群打架的蚂蚁般发痒,想拥有自己一间书屋的想法来的突然而又亲切,我知道这不是一时兴起,书的力量,深邃、亘远,又丝毫不会显山露水,这股召唤就如同黑暗的荒野对狼群的吸引一样,无声处,惊雷四起。

Continue Reading "书,无处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