锣哥哥的小爪印——南京

Categories trip

南京,去过了好多次。这次去,是陪基友奔丧,开着车,从西安一路向东,风尘仆仆。

先说个题外话,因为忍不住要吐个大河南国的槽。

两年前曾经开车路过大河南,不明就里地加了当地的乙醇汽油之后,大半夜穿越秦岭,仪表盘上的续航里程不减反增,一路飙升到根本停不下来,吓得打电话向专业人士咨询过后,在提心吊胆中颤抖着回到废都。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出发前便在陕西境内加满了油,掰着指头计算着服务区的距离,为了躲避乙醇汽油,在油表灯亮了好一会儿之后,还继续拼死挣扎,好不容易撑到安徽境内的三角元服务区,满心欢喜地以为逃过一劫,没想到加油小妹淡定地告诉我们:“整个河南和安徽都是乙醇汽油。”

喵?喵喵??简直防不胜防,总不能停下不走了吧,只能含泪加满。

吐完槽了,言归正传说南京吧。

锣哥哥的小爪印系列写到南京,完全是因为这次遇到了火车,被萌了一脸老血,突然发现自己对火车的热情和 Sheldon 一样浓郁。

时间匆忙,只停留了一个晚上。

下午出门办事,要横穿一条铁道口,刚好碰见了过马路的火车,况且况且况且,在礼让火车等待放行的时候,特意拍了张照片,没想到还是这种冒烟的车头,顿时心里萌开了花。

这还没完,在办完事回来的路上,又在另外一个路口遇到了火车,同样是冒烟的车头,呜~呜呜~~

听蛋卷说,这是上海铁路局的货运列车,不过我对此表示丝毫不在乎。

这一篇由火车引发的文字,勾起了以前在南京的各种往事。

人生中仅有的两次醉酒经历,就有一次是在南京,某单位的饭局招待,根本不记得喝了多少,只记得杯子断在手里比放在桌上的时候要多,那次只是很单纯的喝醉了,并没有任何故事发生,想来甚是遗憾,那么多酒可以说是白喝了。

另一次醉酒是在内蒙草原上,这里就先略过了,下次再有机会去到内蒙的话加起来一并说说。

闭着眼睛回忆一下,曾经去南京追过演唱会,中秋节晚上在夫子庙游荡过,还去镇江寻找过锅盖面,面不怎么好吃,醋却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被毫无征兆地圈粉。

写着写着,猛地想起来,曾经还在栖霞山被套路过,陈年老梗就不再多说了,网上一搜一大片信息,大约就是当地村民以“不用买票”、“距离近”等借口给游客指引“捷径”上山,收取指路费,景区人员在半路守株待兔,让游客全额补票之类的,而且,这种事情我居然和毛豆子都经历过,哈哈哈哈哈,要笑出腹肌来了。

南京的地铁票,也是满满的槽点,看起来简直 low 到不行,和西安的城中村里门禁系统是一样的配置,第一次见的时候,简直惊呆了,再后来,就慢慢习惯了。

网易云音乐的迷之营销,在南京被撞见了,从这点来看,南京果然还是大城市,我大西安瞬间颜色尽褪。

关于吃的,印象中除了鸭血粉丝汤,就再也想不出别的了,在这里吃过好多顿饭,要说特色好像也只有南京大排档了。

早餐吃面,在南京却是第一次,我觉得啊,有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南京的这个面条啊,Excited!从口感来判断,应该是水里随便翻滚一下就捞出来的,这么细的面,中间还是硬的,根本没煮透,当地人看来吃得还挺享受,虽然我也干掉了一碗,却吃得并不爽。

基友一个人起早去吃早餐,结果车在路边停了十来分钟就被勤劳的交警叔叔贴了个条,一脸黑线。

这是离开南京后,在浙江海宁的高速上碰到的一个四星级服务区,一看名字,瞬间穿越了。


在路上,总能碰到一些有趣的人,带着有趣的故事,生活不应该只是朝九晚五的上下班,世界也不应该只是自己眼中的样子,所以锣哥哥用文字和照片记录下了所到之处,“锣哥哥的小爪印”系列会一直写下去。

锣哥哥的更多小爪印请戳以下链接:

锣哥哥的小爪印——丽江古城

锣哥哥的小爪印——鹤庆

锣哥哥的小爪印——镇坪

锣哥哥的小爪印——平凉

锣哥哥的小爪印——厦门

锣哥哥的小爪印——鼓浪屿

锣哥哥的小爪印——西安城墙

个人原创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锣,金属质地,敲之则咚咚七七呛呛作响,状如红太狼随身携带的平底锅,大者声扬,小者声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