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锣哥哥”的故事

Categories music, other

如果一只耳朵就是一个世界,那齐秦一定是我这个世界的主宰。

深夜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小哥刚刚发布的新歌《鼓声若响》和我自己的网络ID“锣哥哥”有一些渊源。

现在随便在哪儿搜索一下“锣哥哥”,返回的结果基本都是关于我的信息,所有社交帐号也都统一在用这个名字,差不多可以算实名了,有很多人问过我这个名字的缘由,今天可以就此说说。

和很多愣逼八零后一样,在早期的网络生涯中,我也一样曾经叫过很多极具杀马特气息的名字,当年因为 too yonug too simple,对网络的认知存在各种不确定性,整天换名字也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以至于现在大多数连自己都记不太清了。

再稍稍后来一些,因为齐秦,认识了很多哥哥姐姐们,就像如今TFBOY周围惺惺相惜的恋童群体一样。既相识于网络,必然要取个网名,因为是齐秦的歌迷圈子,自然不能免俗地准备选用他专辑中的歌名,然而,由于年龄小,资历浅,进入队伍比较晚这类原因,小哥被人们耳熟能详的歌名基本都已经被老人前辈们占用完了,诸如《一面湖水》、《水岸》、《自己的沙场》、《玻璃心》、《藤缠树》、《沉默》、《呼唤》、《狂流》等等早已经被抢注完了,无奈,只好选用了一首冷门歌曲的名字《锣声若响》(出自齐秦1994年发布的台语专辑《黯淡的月》),要说的是,选择这首歌名并不是因为我多喜欢,而仅仅是为了避免重名,仅此而已。由于四个字不太符合中国人的命名习惯,便经常被圈内的哥哥姐姐们喊作“小锣”。从此,我便用这个“锣声若响”这个ID闯荡网络数载。

如果用网络朝代标注时间的话,上面所说的故事应该发生在论坛末年,对此要感谢中华齐秦歌迷俱乐部,感谢寇老大。

再后来,八零后逐渐老去,网络世界逐渐被九五后主宰,只是单纯由于年龄的原因,有很多小朋友对着“锣声若响”四个字大声地喊我“锣哥哥”,也罢,索性一不改二不休,直接把ID改成了“锣哥哥”。

也许,过不了多久,还会改成锣叔叔、锣爷爷、锣亡灵…

累于生计,近几年没有了太多精力去关注小哥,《鼓声若响》这首新歌的具体情况并不是很了解,看歌词应该是为了纪念虹乐队的鼓手徐德昌所作,本来以为是翻唱旧作《锣声若响》,后来才发现是《鼓声若响》,蜜汁尴尬。

虽然在用戏虐的词句写这篇文字,然而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内心忍不住有了一丝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

“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

一个用声音影响了整整三代人的歌手,华语乐坛能找出几个?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锣,金属质地,敲之则咚咚七七呛呛作响,状如红太狼随身携带的平底锅,大者声扬,小者声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