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了孩子”的名义选择逃离

Categories other

今天是中国的感恩节,我吃了一碗饺子。

然而,今天的生活到底有没有因为一盘蛋炒饭而发生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似乎也没人可以确定,或者说越来越不敢确定了。

“弱肉强食”的法则在中国一直存在,弱的一方不光有低端人口,还有着一群幼儿园的孩子。

近年来,校园里暴力频发,凌虐事件历历在目,携程手里的接力棒还留着余温,红黄蓝就开始迫不及待地刷起了存在感,到底是一撮什么样的人在频频向中国的未来下手?

好多文章都在声讨抨击,说这是人性的扭曲,也有的说这就是商业的丑陋,说来说去都是老调重弹,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得太多太多了,多到我们早已麻木却还以为自己很关心,其实我们更关心的是这样的事情只要不是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便一切安好,陌生的孩子们那恐惧的眼神只是一阵风一样的谈资供媒体和公众消费,丝毫不能影响我们静好的岁月,对此,我们很善于找借口。

“都已经发生了,把老师开除了又能怎么样?”

“再愤怒,日子还是要过。”

“孩子总归是要上学,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样的想法,是咸鱼的想法,躺着和趴着没有区别。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愤怒,我有的只是恐惧,像孩子们一样单纯的恐惧。

我现在还没有孩子,可以暂且不用为能够触及的日常担忧。

可我也将会有孩子,我有什么资格让他在这样的环境中像赌博一样去赌他的人生不会碰上这些人祸?对于未知的未来,堵上自己那叫人生道路,要搭上孩子就是不负责任。

人类除了一代一代的繁衍栖息之外,要一代比一代更接近人类文明前沿,已经站在人类文明顶层的少数人,要尽可能去带动人类文明发展的节奏和效率,变化日新月异,车轮滚滚向前,抛开人类学或者社会学等专业领域范畴,只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看,这理应是一个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合理轨迹。

我们终极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

竭尽所能让自己从社会底层变成一流,让自己的孩子从一出生就站得比自己当年的位置靠前,可能是目前中国的普通父母们忙忙碌碌的终极追求了。

当然,最终的结果最有可能的只是由四流变成了三流,但至少我们努力的动力和方向是明确的,即使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也一定会是正反馈。如果因为一流很难实现就放弃,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大清早爬起来去上班?不努力,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同时,更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

可惜,很多父母在孩子出生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还有很多父母在孩子出生之后也从没去考虑这个问题。对于孩子,出生是被动的,投胎学也不存在,当我们被新生命诞生的期待和喜悦所吸引触动的时候,我们是否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和应有的呵护?

当自己的孩子和别家孩子只是站在一起就有不可逾越的先天性社会资源差距的时候,请扪心自问,为了孩子,我们是否曾经拼尽了全力?

孩子一出生就扔给家里老人带的父母大军们规模太过庞大,这是一个悲哀的群体,当然,这种悲哀是另外一个悲伤的社会性故事了。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小时候我自己读过的乡村小学,现在整个学校的学生数量都没有我上学时一个班的人数多,因为农村的教育资源匮乏,稍微能达到条件的家长都选择让孩子在县上或者市上的学校就读,这是为人父母的普遍共识。

对于现实,与其没有意义的抱怨,不如务实一些,为了自家孩子的未来,做一些微小的选择与努力比格局更重要,自私一点都不可耻,无知与不努力才是。

能改变的就去改变,改变不了的就想办法远离,想去选择,就总会有好的,在好的和坏的之间,还有安全和快乐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吗?

一定要跑得比香港记者快才行。

锣,金属质地,敲之则咚咚七七呛呛作响,状如红太狼随身携带的平底锅,大者声扬,小者声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