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无处可藏

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中有很大篇幅在说“藏书”,还没读完,心里已经如同钻进一群打架的蚂蚁般发痒,想拥有自己一间书屋的想法来的突然而又亲切,我知道这不是一时兴起,书的力量,深邃、亘远,又丝毫不会显山露水,这股召唤就如同黑暗的荒野对狼群的吸引一样,无声处,惊雷四起。

Continue reading “书,无处可藏”

萧红,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很早就想写点关于萧红的文字,无奈于自己的才思疏浅,始终不知道从何下手,近日又读了《生死场》,心里仿佛住进一只上窜下跳的猫,急切地寻找出路。这不,一回到家便坐在电脑前,准备写点什么,生怕冲动妥协给了时间,世俗裹挟了心绪。

Continue reading “萧红,一个长不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