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Categories movie

题记:影片《百鸟朝凤》观后随手而写。

《百鸟朝凤》在讲传承,唢呐技艺的传承,如果要把导演和剧中人物对应的话,吴天明无疑就是剧中的焦三爷,自己的衣钵已交,重任已卸,弟子也算得力,嘴上喊着“游家班与我有半毛钱关系”,在面对行当没落时的心痛与不甘,面对众弟子纷纷向现实妥协时的无奈与悲悯,都化作百鸟朝凤曲子中的一口鲜血,这口血,预告着焦三爷的生命即将止步,也预告着唢呐技艺即将止步,在历史的滚滚车轮面前,焦三爷就是那只用生命去挡车的螳螂。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吹奏百鸟朝凤的焦三爷化作了那只啼血的杜鹃。

导演吴天明,培养了张艺谋、陈凯歌等一批知名“弟子”,《百鸟朝凤》也是他生命中最后导演的一部作品,到底有没有刻意借唢呐将焦三爷的角色,向观众诉说着自己对中国电影现状的不甘呢?这个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就如同哈姆雷特一样,与其深究莎士比亚的定义,倒不如交给大千众生各自感知去好了。

唢呐离口不离手,这是艺匠;剑在人在,这是侠士。

不管哪种江湖,都需要付出生命,才能演绎出精彩,“把唢呐吹到骨子里”是焦三爷对自己接班人的要求,游天鸣那句“我对师父发过誓”中也透露着自己的坚持与血性,师徒之间,除了情,还有德,换句话说就叫职业素养。

看完这部影片,我不由得想到了张国荣,想到了《霸王别姬》,到底是程蝶衣成就了张国荣,还是张国荣饰演了成蝶衣?到底是戏演人生,还是人生如戏?张国荣傻傻分不清楚,作为观众的你我又怎么敢说自己能明辨呢?在演完最后一部电影《异度空间》之后,张国荣和影片里一样,轻轻跃下,是戏里还是戏外?当生命都不重要了,旁观者又有什么资格去发表见解呢?

陈凯歌在听说张国荣自杀的消息之后痛哭失声,说:“他真的成了程蝶衣了。”

在巅峰处陨落,巅峰便会定格,舍掉生命,方得永生。如渡边淳一在《失乐园》中塑造的久木和凛子一样,死亡反倒成了最好的出路。

在艺术面前,生命往往轻忽如诗。面对物质化的现实,只有愿意用生命去创作的人,才能呈现出有生命力的作品。商业繁华都只是过眼云烟,唯艺术与爱情能够亘古长存,于奋不顾身中更能体现生命的价值。

戏,何时才能演完?

锣,金属质地,敲之则咚咚七七呛呛作响,状如红太狼随身携带的平底锅,大者声扬,小者声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