锣哥哥的小爪印——鼓浪屿

6月初去的鼓浪屿,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却已经7月底了,此刻,我坐在天津意大利风情街区的星巴克,等着晚上飞往丽江的飞机,如果不是路过这里,想必这篇文章还不知道要拖延到什么时候,此地和鼓浪屿一样,都曾经是外国的租界,这个共同点,唤起了我补作业的欲望,不同之处在于鼓浪屿是公共租界,是中国在清末到民国时期的2个公共租界之一,另一个是上海公共租界(来源:维基百科)。

Continue reading “锣哥哥的小爪印——鼓浪屿”

西安人以面食为天

西安,是一座美食之城,是吃货们的朝圣之地,众多朝代交替更迭的刀光剑影下,每一只盘子盛的都是江湖上的豪情,每一只碗里装的都是战场上的风尘。

西安的饮食口味以麻、辣、酸、咸著称,不管是哪种味道,都直接而纯粹,丝毫不拐弯抹角,口味重,分量大,纵是北方骁勇的七尺食客,在尘土飞扬间也容不下太多的思忖与哀婉,如果你看过兵马俑,不妨脑补一下这支远古军队吃饭时的画面,此时彼景,泥土坑中的勇士们定会一个个都生动了起来。

Continue reading “西安人以面食为天”

书,无处可藏

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中有很大篇幅在说“藏书”,还没读完,心里已经如同钻进一群打架的蚂蚁般发痒,想拥有自己一间书屋的想法来的突然而又亲切,我知道这不是一时兴起,书的力量,深邃、亘远,又丝毫不会显山露水,这股召唤就如同黑暗的荒野对狼群的吸引一样,无声处,惊雷四起。

Continue reading “书,无处可藏”

锣哥哥的小爪印——厦门

5月,忙到不可开交,项目暂告一段落之后,想给自己放个小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最终只实现了一半,走是走了,而行程却并非旅行。除了一张西安飞厦门的机票之外,没有任何计划和攻略,也没有任何回程的时间安排,只知道时间并不是很多,不能肆意妄为。

Continue reading “锣哥哥的小爪印——厦门”

真实,才更容易动人

影评——《摔跤吧!爸爸》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会比虚构的电影更具有生命的张力,如果是纯属虚构的剧情,难免一不小心就会受到现实逻辑的盘查而穿帮,而有真实原型的电影却不需要有这丝顾虑,导演和编剧可以拿出全部的精力,在已有的故事框架下加入电影工业的手法和自己的艺术水准去细细雕琢即可,这样的电影也是我喜欢去看的,至少在看的时候,你不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只是在看一部虚构的电影去思绪游离,坐在银幕前的感动和思考会让我们产生强烈的代入感。

Continue reading “真实,才更容易动人”

锣哥哥的小爪印——西安城墙

什么是历史?历史之于普通人就是一本太厚的书,厚到没有勇气去通读,纵然其中记载着我们祖先的些许痕迹,却早已轻忽如诗。抛开久远到只有查阅史料才能翻出来的虚无部分,我们能靠着眼睛和耳朵去感知的历史大约不会超过百年,没有了亲历者,历史总是会与现实多了一层隔膜,苍茫的时间长河中,人的一生短若蜉蝣,走过之路,回首再望之时,早已不会被人再去念及,散落在时间的空隙里,甚至不如脚下和眼前的一砖一瓦。

Continue reading “锣哥哥的小爪印——西安城墙”

十年,一部美剧,一段青春

这又是一篇拖延许久的文章,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拖延症。

时间倒流到几天前,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窗外正下着雨,我把电脑打开,想靠文字舒缓一下自己内心的澎湃,然后发现心绪如同一团腾地三米的火焰,无从下手,于是又把电脑关了,躺在床上,通过 Twitter 和微信各发了一条信息,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我知道,我是睡不着了。

Continue reading “十年,一部美剧,一段青春”

萧红,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很早就想写点关于萧红的文字,无奈于自己的才思疏浅,始终不知道从何下手,近日又读了《生死场》,心里仿佛住进一只上窜下跳的猫,急切地寻找出路。这不,一回到家便坐在电脑前,准备写点什么,生怕冲动妥协给了时间,世俗裹挟了心绪。

Continue reading “萧红,一个长不大的孩子”